廣東省應對技術性貿易壁壘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廣東省應對技術性貿易壁壘信息平臺培訓及評議案例分析

從秘魯訴歐盟關于沙丁魚商品名稱案看TBT協定的運用

發布日期:2017-06-08    閱讀:6313次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的發展,技術性貿易措施正在成為國際貿易發展的主要障礙。雖然TBT協定對技術性貿易措施有規定,但是由于技術性貿易措施本身的復雜性和隱蔽性,加之TBT協定一些條款的規定過于原則,使得近年來涉及技術性貿易措施的糾紛越來越多,截止到2003年底,WTO成立以來發生的且通過爭端解決機制審理的貿易糾紛案件就達300余個,其中涉及TBT協定的案件有30多個,占10%。目前一些發達成員憑借其科技優勢,不斷設置新的技術性貿易措施,我國已成為遭受技術性貿易措施的重災區。據商務部的統計,僅2002年我國就有71%的出口企業遭到國外技術性貿易措施不同程度的限制,39%的出口產品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造成損失逾170億美元。因此,深入研究TBT協定,充分利用TBT協定,幫助出口企業應對技術性貿易措施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而對TBT協定的研究不僅要從靜態角度研究其條文本身,還要從動態角度研究涉及該規則的案例。本文主要通過對涉及TBT協定的典型案例的解讀,說明TBT協定相關條款的運用。

引起爭端的原因

1989年6月21日,歐共體頒布第2136/89號理事會法規(EEC)。該法規規定了在歐共體銷售沙丁魚罐頭的銷售標準。其中,法規的第2條規定:只有用pilchardus沙丁魚制成的罐頭,才能冠以沙丁魚罐頭的商品名稱進行銷售。

由于秘魯盛產sagax沙丁魚,而按照歐共體的規定只有pilchardus沙丁魚制成的魚罐頭可稱之為沙丁魚罐頭,這無疑對秘魯sagax沙丁魚罐頭出口歐盟造成直接影響。并且早在1978年,食品法典委員會就已經頒布了關于沙丁魚和沙丁魚類產品罐頭的標準Codex Stan 94,該標準的規定既包括pilchardus沙丁魚又包括sagax沙丁魚,因此,秘魯認為EC違反了TBT協定第2條第4款,沒有以國際標準Codex Stan 94作為制定技術法規的基礎。

2001年3月20日,秘魯就歐共體理事會第2136/89號法規(EEC)規定有關沙丁魚罐頭的普通上市標準,向歐盟提出磋商請求。2001年5月31日,秘魯與歐盟進行磋商,但沒有達成雙方滿意的結果。2001年6月7日,秘魯向WTO爭端解決機構(DSB)請求成立專家組。2001年7月24日,專家組成立。秘魯提出EC法規違反了TBT協定第2條第4款,因為該法規的制定未以國際標準Codex Stan 94規定的命名標準為基礎。2002年5月22日專家組公布其最終報告。專家組裁定:EC法規違反TBT協定第2條第4款,并且建議爭端解決機構要求歐盟修改其措施,使其符合TBT協定所規定的義務。2002年6月25日,歐盟就專家組報告提起上訴。2002年9月12日,上訴機構作出上訴審查報告。上訴機構支持專家組關于EC法規違反TBT協定第2條第4款的裁定。上訴機構建議DSB要求歐盟按照上訴機構報告和專家組報告的裁定,修改EC法規違反TBT協定第2條第4款之處,使其符合TBT協定的規定。

爭論焦點

一、EC法規是否為技術法規

歐盟所采取的措施是否屬于技術法規是運用TBT協定的前提條件,如果所采取的措施不屬于技術法規,則不屬于TBT協定的范疇。

專家組認為:EC法規屬于技術法規,因為它規定了沙丁魚罐頭的特性,并且具有強制性。歐盟在上訴時并未對EC法規本身是否屬于技術法規這一問題進行辯駁,而是重申被專家組駁回的兩個主張。首先,歐盟辯稱EC法規所包含的產品范圍僅限于pilchardus沙丁魚罐頭。它并沒有調整由sagax沙丁魚制成的魚罐頭,因此sagax沙丁魚不是EC法規中的可確認產品,EC法規對于sagax沙丁魚而言不屬于技術法規。其次,歐盟認為命名規則不同于標簽要求,因而不受TBT協定的管轄。而且,即使確認EC法規與sagax沙丁魚有關,EC法規第2條所規定的命名規則也不是關于產品特性的。據此,歐盟認為EC法規不符合TBT協定所規定的技術法規術語的定義。

上訴機構在審理本案時,直接引用了該機構在EC石棉及含石棉產品措施案中對技術法規概念的具體司法解釋。在EC石棉案中上訴機構對技術法規的界定明確了3條標準,即:第一,文件必須適用于某個或某類可確認的產品。但是,在文件中并不需要確定該產品或該類產品。第二,文件必須制定產品的一個或多個特性。這些產品的特性可以是內在的產品特性,也可以是與產品相關的外在產品特性。對產品特性的描述或規定可以用積極的方式,也可以用消極的方式。第三,文件必須是強制性的。上訴機構認為文件只有符合上述三條標準,才能確定為技術法規。

上訴機構根據已確定的3條標準逐條對歐盟的辯解進行了反駁。由于EC法規符合作為TBT協定意義上的技術法規所必須滿足的3個標準,因此上訴機構支持專家組的裁定,即EC法規是TBT協定意義上的技術法規。

二、TBT協定的溯及力

歐盟認為TBT協定第2條第4款不適用于1995年1月1日前已經批準的EC法規,理由是: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28條規定,條約一般不具溯及力,除非條約出于不同的目的或有其他規定,對于一方在條約生效前的任何已發生的行為、事實、或任何已終止存在的情形,該條約不具約束力。而歐盟法規的批準是一種行為,該行為發生在TBT協定生效以前。

專家組認為EC法規是一種尚未終止存在的狀態或措施。并且TBT協定并未對1995年1月1日以前批準的措施的適用有限制性意思表示,因此TBT協定第2條第4款適用于1995年1月1日以前就已批準但并未停止使用的措施。

專家組還從TBT協定上下文、從TBT協定第2條第6款中找到證據支持其結論。

上訴機構完全支持專家組的分析,還補充到:從TBT協定第2條的標題“中央政府機構制定、采用和實施的技術法規”,可以看出這與歐盟將第2條第4款的解釋僅局限于技術法規的制定和采用階段是相矛盾的。此外,作為所有世界貿易組織協定的基礎,確定建立世界貿易組織的馬拉喀什協定第16條第4款規定:“每個成員應確保其法律、法規和行政規章與所附各協定中規定的義務相一致。”該條款對所有WTO成員規定了明確的義務,以確保其現行法律、法規和行政規章與各協定規定的義務一致。基于上述原因,上訴機構支持專家組的裁定。即TBT協定第2條第4款適用于1995年1月1日前批準,但一直未停止使用的措施,如EC法規。

三、TBT協定第2條第4款的適用

1. Codex Stan 94能否作為“相關國際標準”

TBT協定第2條第4款要求各成員使用相關的國際標準或其中的相關部分作為其技術法規的基礎。秘魯認為Codex Stan 94對EC法規而言為相關國際標準,而歐盟則認為Codex Stan 94不是TBT協定第2條第4款含義中的“相關國際標準”。因為只有經國際機構協商一致通過的標準才屬于國際標準。而且,即使承認Codex Stan 94為國際標準,它也不是TBT協定第2條第4款項下的相關國際標準,因為其所覆蓋的產品范圍與EC法規所覆蓋的產品范圍不同。歐盟認為EC法規只涉及沙丁魚罐頭,而Codex Stan 94既涉及沙丁魚罐頭又涉及沙丁魚類產品。

對于歐盟的第一個抗辯,專家組援引了TBT協定附件1第2條解釋性說明的最后兩句話:“國際標準化團體制定的標準是建立在協商一致基礎之上的。本協定還涵蓋不是建立在協商一致基礎之上的文件。”并對此解釋道:第1句話重申國際標準化團體制定的標準是建立在協商一致基礎之上的,但是第2句話則承認國際標準的批準并不是總能達到協商一致,說明TBT協定所指的國際標準的批準可不經過協商一致。況且也沒有證據表明Codex Stan 94不是經過協商一致的方式批準的。上訴機構完全同意專家組的解釋。

對于歐盟的第二個抗辯,上訴機構認為:首先,即使接受EC法規只與pilchardus沙丁魚罐頭有關,而Codex Stan 94第6條第1款第1項第9部分的規定表明Codex Stan 94也與pilchardus沙丁魚罐頭有關,因此可以說Codex Stan 94與EC法規相關。其次,盡管EC法規只是明確提到pilchardus沙丁魚罐頭,但它對于欲作為沙丁魚罐頭出售的其他種類的沙丁魚而言,如sagax沙丁魚罐頭產生了法律后果。Codex Stan 94涉及除pilchardus沙丁魚以外的20種沙丁魚,而其他種類的沙丁魚也受EC法規規定的影響,因此,上訴機構認為Codex Stan 94與EC法規相關,支持專家組作出的Codex Stan 94是TBT協定第2條第4款意義上的相關國際標準的裁定。

2. EC法規是否以Codex Stan 94為基礎

TBT協定第2條第4款要求各成員使用相關的國際標準或其中的相關部分作為其技術法規的基礎。專家組裁定歐盟沒有以相關國際標準Codex Stan 94作為EC法規的基礎。

歐盟在上訴中對專家組的裁定提出異議,認為確定是否以相關國際標準或其中部分作為技術法規的基礎,不應像專家組提出的以技術法規的主要組成部分或基本原理為評判標準,而應以標準與技術法規之間是否存在“合理聯系” 為評判標準。

上訴機構則同意專家組的結論,駁回了歐盟的主張。上訴機構還對“相關部分”進行進一步的說明,指出TBT協定第2條第4款中術語“與其相關部分”暗含著兩個方面。第一,判定EC法規是否以Codex Stan 94為基礎,必須從分析Codex Stan 94中與術語“沙丁魚”有關的部分入手。它不僅包括Codex Stan 94的第6條第1款第1項第1部分和第6條第1款第1項第2部分,還包括第2條第1款第1項的內容。第二,分析法規是否與國際標準相關,應考慮Codex Stan 94中所有相關條款,而不能忽視任何一條。

3. EC法規采用Codex Stan 94對于達到合法目標是不是無效的或不適當的

TBT協定第2條第4款的后半部分規定,各成員應使用國際標準或其中的相關部分作為其技術法規的基礎,除非這些國際標準或其中的相關部分對達到其追求的合法目標無效或不適當。

歐盟認為,Codex Stan 94允許pilchardus沙丁魚以外的沙丁魚使用“某沙丁魚”的名稱,這對于達到EC法規所追求的市場透明度、保護消費者和公平競爭3個“合法目標”是“無效的或不適當的”。

專家組首先分析了“合法目標”的含義。專家組認為對于TBT協定第2條第4款提到的“合法目標”的解釋,必須聯系TBT協定第2條第2款的上下文,該款列舉出“國家安全要求、防止欺詐行為、保護人類健康和安全、保護動物或植物的生命或健康及保護環境”為合法目標。但是,TBT協定第2條第2款的措詞“包括”表明“合法目標”不僅僅限于該條列舉的幾項;然后,專家組根據TBT協定第2條第4款要求,對EC法規措施的目標是否合法進行審查和判定,專家組認為歐盟EC法規所明確的3個目標,即市場透明度、保護消費者和公平競爭是合法的;最后,專家組審查了Codex Stan94對于歐盟通過EC法規滿足其所追求的3個合法目標是不是無效的或不適當的。專家組注意到歐盟的主張是建立在歐盟大多數成員國的消費者都認為沙丁魚專指pilchardus沙丁魚的事實基礎之上的。然而,通過審查雙方提供的證據,專家組認為并不存在歐盟消費者將沙丁魚認定為pilchardus沙丁魚的情況。況且,即使存在這樣的情況,由于 Codex Stan 94要求除pilchardus沙丁魚以外的沙丁魚使用“某沙丁魚”的名稱,這樣就不會使歐盟消費者將pilchardus沙丁魚與sagax沙丁魚相混淆。Codex Stan 94的規定確保了市場透明度,從而保護了消費者的利益,促進了市場競爭。基于上述原因,專家組裁定Codex Stan 94對于達到EC法規的“合法目標”不是“無效的或不適當的”。上訴機構完全同意專家組的意見。

案例評析

一、本案具有重要的意義

本案是目前關于TBT協定最重要的案例。一方面,從形式上,本案經歷了雙方磋商、專家組審查、上訴機構審查等從外交解決到司法審查的各個階段。另一方面,從內容上,本案是專家組和上訴機構首次對TBT具體條款的適用作出司法解釋的案例。它闡明了“技術法規”、“相關國際標準”、“合法目的”等重要概念,為人們對TBT協定的理解提供了法律依據。

二、本案的審理思路十分清晰

本案是按照這樣的思路進行審理的:首先,對EC法規是否屬于技術法規這一先決條件進行分析;其次,在確定EC法規屬于技術法規,從而屬于TBT協定的管轄范圍后,進一步對TBT協定的溯及力進行分析;第三,對TBT協定具體條款的適用進行分析。盡管秘魯提出歐盟違反了TBT協定第2條第4款、第2條第2款、第2條第1款和GATT第3條第4款,但在裁定歐盟違反了TBT協定第2條第4款后,本著司法經濟的原則,專家組并未對歐盟是否違反其他條款進行審查。

三、本案澄清了TBT協定中一些重要條款和用語的含義

通過對本案的分析,澄清了TBT協定中一些重要條款和用語的含義,得出以下幾點基本結論:

1. 技術法規的界定:文件必須滿足以下3個條件才能稱之為技術法規,即①適用于某個或某類可確認的產品,但并不需要明確指出該確定產品。②制定產品的一個或多個特性。這些產品的特性可以是內在的產品特性,也可以是與產品相關的外在產品特性;對產品特性的規定可以用積極的方式,也可以用消極的方式。③文件是強制性的。

2. TBT協定的溯及力:TBT協定適用于1995年1月1日前批準的,但一直未停止使用的技術法規、標準及合格評定等技術措施。

3. 國際標準的界定:TBT協定所指的國際標準,并不一定必須經過協商一致的方式來制定。

4. 以國際標準或其相關部分為基礎的判定:只有技術法規的制定采用國際標準中所有的相關條款,而不是忽視任何一條,才能稱該技術法規的制定采用國際標準或以國際標準的相關部分為基礎。

5. 合法目標:TBT協定的合法目標并不僅局限于協定所列舉的成員安全要求、防止欺詐行為、保護人類健康和安全、保護動物或植物的生命或健康及保護環境等幾項。還可以有其他的合法目標,如:提高市場透明度、保護消費者、公平競爭等。

四、應特別重視對相關案例的研究

通過對本案例的解讀,筆者注意到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審理案件時,通常直接援引在以往案件審理中上訴機構對相關條款得出的結論,并考慮上訴機構對WTO的平行協定的解釋。盡管按照一般國際法原則,專家組和上訴機構的報告只對所涉及的具體貿易爭端有效,它們沒有解釋條約的權力。但是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就多次直接援引上訴機構在其他案例審理中所得出的結論。例如:關于技術法規的界定,直接將上訴機構在EC石棉案中所確定的判定技術法規的3個原則加以適用;關于TBT協定的溯及力,也將上訴機構在涉及SPS協定的EC荷爾蒙案中關于溯及力的結論直接應用于本案。可以說,實踐中,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對具體條款的解釋和適用往往具有判例的效果。因此,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對各協定法律條文的精辟分析、獨到見解對WTO成員理解世界貿易組織的有關協定有非常重要的參考價值。

案件號:WT/DS231

WTO官網地址:https://www.wto.org/

粵ICP備17062322號-2
廣東TBT機電Q群
廣東TBT機電Q群
廣東食品接觸材料TBT群
廣東食品接觸材料TBT群
廣東省TBT協會群
省TBT協會
廣東省農食產品技術性貿易措施(WTO/SPS)信息平臺 廣東省農業標準化信息服務平臺
澳客彩票网